办公室妻子的悲哀 我和美女同事的无奈沉沦

时间:2019-09-07 18:36:24来源:http://www.ylmzsp.com.cn/作者:娱乐健康网

  “小林,来我办公室一下。”中午刚上班不久,陈科长就给正在办公室打扫卫生的林宸打来了电话。

  林宸心中纳闷:大清早科长让我到他办公室是何事?莫非昨晚打麻将又被人告发?莫非......。林宸带着一肚子疑问来到了陈科长办公室。

  林宸敲门来到陈科长办公室后,陈科长正在一堆文件中翻阅着什么,见林宸进来,放下手中的文件,拉着林宸的手,说:“小林,喜事呀,你的调函下来了,你终于可以回省城照顾家人,和家人团聚了。”林宸听了,脸上并没表现出特别的惊喜来。但他的内心还是很高兴的。

  “小林,怎么了,要走了还不高兴?”陈科长问道。

  林宸摇了摇头,说:“不是,只是觉得有点突然。”陈科长露出女人特有的微笑,说:“你呀,要离开我们这个地方,全家团圆,心中不知道都乐成啥样了。”林宸第一次觉得陈科长的声音这么悦耳动听。

  林宸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。原本,林宸被安排到配偶所在的省城工作。但是,按照当时政策,转业干部全部要到离省城一千多公里外的落后地区学习锻炼。林宸他们一行十二人,他们吻别妻子,亲了亲襁褓中的婴儿、抱起伊呀学语、步行珊蹒的孩子,拍了拍正在上学的孩子的肩膀,登上了西去K地区的列车。所不同的是,他们没有了当初入伍时的荣耀、红花,更没有当时的锣鼓喧天,有的只是妻儿的依依惜别,和孩子的哭叫声,真像一次生离死别一样。随着火车的一声长笛,他们踏上了又一个征途。

  林宸要走的消息传的飞快。他从陈科长办公室回来,屁股还没热,一枝烟刚吸了半枝,“嘀铃铃”一阵电话声就响了起来,拿起话筒一听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。原来是单位美女同事小芸打来的。“林宸,听说你要走了?”电话那边有一个柔柔的声音传过来。林宸感到声音带有明显的哀哀伤愁。林宸回答道:“是的,陈科长刚通知我的。”

35696

  “林宸,你别笑我。不知怎么的,你要回去了,我应该高兴才是。但不知怎的,我心里挺难受!有一种空洞的感觉。”电话那边有声音点哽滞。“呆了近二年,走了熟悉的同事、老哥,可能会不舒服点。”林宸回答道。“什么老哥?就比我大不到三岁。林宸,晚上有没有安排?我想请你吃个饭,”电话那边问道。“不行,晚上局里要给我送行,桌子都订好了。要不,你也一起去?”“我不去,跟他们吃饭太累了!况且,我去也不合适。”

  “要不,我们改天?”林宸说道。电话那边顿了一会,林宸听到了一声微微的叹息声。“林宸,我知道你狐朋狗友多,几天时间可能你也轮不过来。我怕和你单独说话的机会不会再有了,这样吧,今晚我在上岛咖啡等你,你那边结束了过来,哪个包厢到时我给你发短信。”

  “但我们可能喝酒会喝的很晚!”林宸在电话里说道。“没关系,林宸,我会等。你要不来,我一直会等下去,直到你出现为至。”

  林宸听了,心中有一股幸福感流过,真像歌里唱的那样:像一场小雨洒在我心里,那感觉如此甜蜜。小芸是一个很有气质、颇有魅力的女人。被发配到这个偏远地方,和小芸一直是暧昧不清的状态,不管怎么说,能被这样的女人惦记、挂怀总是一个很美好的事。

  “那好吧,只是你别去的太早。我这边完了一定去,”林宸在电话里说道。“少喝点酒,那种场合上的酒喝多了没啥意思,”电话那边关切的说道。

  “知道,你放心吧!”林宸答道。

  其实林宸和小芸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办公楼的过道里。那天林宸到新分配的单位报到,从局长办公室出来时,在楼道碰到了刚从银行办完事的小芸。小芸一袭黑风衣,带着刚从外面的丝丝凉意,配着她梨花般的面庞,有一种婉约的美。脚穿半高腰的皮鞋。风衣的带子紧紧的扣在腰间,显得十分的秀挺。头发打了一个发髻,面如梨花,齿如白玉。目中含怜,嘴角含嗔。一幅楚楚人怜之态。鼻子虽算不上漂亮,但嘴巴却长的很美,总感觉在暗示或等待着什么。林宸在打量小芸的时候,其实也想和小芸打个招呼,毕竟刚来,就怕人说自己架子大。但小芸这时并没注意到林宸,只是一味的走路。当她注意到林宸时,两人就快擦肩而过了。此时小芸眼睛突的亮了一下,对着林宸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就走了。

  有时真如佛所说的,前世的缘份末尽,一定会在今世再次相遇,了却前世未尽的夙缘。就像林黛玉初见宝玉时有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”的感觉;贾宝玉也觉得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”,“看着面善,心里就算是旧相识,今日只作远别重逢”的感觉。林宸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似曾相识,也有“远别重逢”之感。

  晚上七点半,林宸按时的到达了饭局。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开始进入自由敬酒阶段。

  林宸正准备给大家挨个回敬酒时,手机“吡吡”的响了几声,一看是小芸的一条短信,上面写道:我在上岛咖啡三号包厢等你,少喝点哦。

  林宸今天心里有点激动。一是领导这么给面子;二是酒菜如此丰盛;三是大家都这么热情。四是自己就要离开一块共事近两年的同事。五是连平日不喝白酒的女科长陈丽都喝了起来。将心比心,自己决不能当缩头乌龟。此时,小芸的话全抛置胸后了

  林宸此时酒酣耳热,意义风发。只见他左手拎酒瓶、右手拿酒杯,挨个敬过。一圈下来,一瓶酒下去了大半瓶。

  林宸回到自己的座位,又慷慨激昂起来。只听他说:“人宁可让酒喝倒,但决不能让酒给吓倒。赌性如个性,酒品如人品。”酒桌上此时气氛活跃,大家借此机会都互相敬酒。其中少不了与女同事推杯换盏,互敬祝福,互叙爱幕...

35696

  喝的正好!林宸刚脱完上衣,拿起衣服正要朝沙发上扔时,一下摸住了在口袋中的手机。一个机灵,酒劲去了一半。心中想道:坏菜了,小芸现在还在上岛呢。他想小芸一人独坐的情景,一阵心疼。一看表,己十一点多了。不及思索,抓起上衣踉踉跄跄的朝楼下跑去。拦了一辆的士,朝上岛奔去。

  林宸到上岛咖啡时,大厅里人己不多。咖啡厅橘色的灯光、加上此时放的《魂断蓝桥》主题曲,给人营造出一种轻松、惬意、缠绵的环境来。

  林宸轻轻的推开三号包厢,见小芸斜依在沙发上、两手抱着手提包在那睡觉。林宸蹑手蹑脚的走到小芸对面的沙发上坐下。仔细的看着对面的小芸。

  小芸今天特地穿了一件白花海兰底、白绒小领的小棉袄,愈发衬出她清秀的气质来。发髻也挽了起来,不似平日的披肩发。脖项随着她的头依在沙发上都仰露了出来、似雪练凝脂似的。紧抱在胸前的双臂和交叠的一起的双腿显出她成熟的柔美来。“多让人心疼呀!”林宸在心中默默的说道。

  林宸记得在一次在局里的元旦聚会上,小芸就穿着今天这身衣服。那时林宸和小芸没这么熟。敬酒时,林宸欣赏似的对小芸说:“你穿这身衣服真美,特配你的气质。”小芸听完,嘴角含嗔,眼角含情,“你尽会找好听的说。”说完,身一转就走了。

  酒喝多了,林宸此时想喝点水。看到茶几上放着半口杯小芸喝剩的白开水,不管三七二十一,“咚咚”两口灌了进去。因为酒喝的有点多,放杯子时有点重,小芸一下子醒来了。

  “你来了,真不好意思,我咋坐着坐着就睡过去了。没喝多吧!”林宸本来还想小芸肯定会怨自己,没想到...心中不免闪过一丝感慨:多好的女人呀。

  “我八点多就来了,”小芸说道。“来那么早干吗?一个人待在这不害怕?”林宸随口说道。

  “怕啥?又不是黑街小巷。其实。嗯。其实,今天心里挺乱的,安顿好女儿,我就过来了,先来这里听听音乐。这里我平时也带女儿常来。我特别喜欢这的环境。有时要上一杯咖啡,能呆半天。今天不知怎么回事,也许是难受吧,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你不笑我吧。”

  “哪能呢。我还感到对你不住,让你等了这么久。刚推门进来时,你就像睡莲一样,睡的那么香,那么美,没好意思叫醒你,但还是把你给弄醒了。”林宸说道。

  小芸无可置否,抿着嘴对林宸微笑了一下,摁了茶几上的服务呼唤器,马上进来一名服务生。

  “吃点啥?喝点什么东西?”小芸对林宸说道。

  林宸问小芸道:“你吃饭了没?”“来时和女儿在单位食堂吃过了。”小芸答道。

  “那就来两杯碳烧咖啡,两杯鸡尾酒,一碟干果。对了,服务生,放上一壶白开水。”林宸对服务生说道。

  时间似乎进入了空洞,两人都在喝咖啡,不说话。不同的是小芸是用小勺一勺一勺的喝,似有什么心事一般,并不怎么专注。林宸是端着咖啡杯在那喝,似在牛饮。小芸看了一下林宸,说道:“你咋不说话?”“不想说,想看一会你,你喝咖啡低头时的姿势很美。”

  小芸微笑着看了一眼林宸,眼睛似乎有点湿。过了一会,小芸端起了鸡尾酒,对林宸说:“来,给你送行,恭喜你回家和家人团聚。”林宸端起了酒,他发现,小芸的神色凄婉起来。碰完杯,平时端庄秀气、还有几份柔弱的小芸一仰脖,将一杯鸡尾酒倒进了口里。林宸本来只喝了一口,看小芸毫不犹豫的喝完了,自己也一口喝了下去。林宸觉得,心里有种楚楚涩涩的感觉。

  小芸、林宸各端起白开水,喝了一口。小芸取了一张纸巾,拭了拭嘴。

  “那我们要两杯酒。”小芸说完,摁了呼唤器,要了两杯酒。

  “你少喝点吧,小芸!”林宸关切的说道

  小芸深情的望了一下林宸,说:“我没事。”

  此时,《魂断蓝桥》的主题曲又一次响起,和着柔和的灯光、红蓝绿相间的鸡尾酒让人不免情意缠绵。

35696

  小芸低头似乎想了一会,对林宸说:“其实平时在一起工作时并不太觉得什么,你一直在我身边。你在楼上,我在楼下。也没感觉你多重要。只是你要走了,心里突然空了起来,总有种难舍的感觉。”“其实我也是,只是说不出来或者不愿说出来。”林宸回答道。

  两人又碰杯喝了口酒。俗话说:醉眼看花花也醉,泪眼问花花不语。林宸看着小芸,小芸看着林宸,不知谁是醉眼,谁是泪眼。

  “林宸,你走后会不会想我?”小芸这时微醺,此刻面如三月桃花,气如兰花芬芳。

  林宸听了小芸这句话,心似箭穿,腹似刀割。他看着小芸,轻轻的叹了口气,说:“其实打算不想。包括这里的一切。但不知道能否做的到。”

  “但我会开始加倍的想你,林宸。我会把对你的这段感情埋在心里,在寂寞孤独的日子里抱着你的名字入梦,不管你走到哪,我的心一直会跟你到哪。”小芸此时醉眼含泪,幽幽的对林宸说。看着自己心疼的人、听着伤别的话,林宸此时不免胆肝尽碎。

  林宸对小芸说:“小芸,云是天的肌肤,树是山的肌肤,水是夜的肌肤,我是你永远的肌肤。我不会让你寂寞的,回去后,我会常给你打电话,时间不会冲淡真情的酒,更不会淡莫对你的情,你放心吧。”

  林宸刚说完,小芸就扑入林宸的怀中。伏在林宸的肩上微微的抽泣,林宸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。不一会,林宸感到肩上是湿湿的。林宸轻轻的抚摸着小芸的秀发,嗅着她如兰的气息,鼻似熏穿,却暗自神伤。他知道,他就要走了,可能不会再回来了。想着她柔情似水,但却佳期如梦。“忘了她吧,滚滚红尘能在这一隅相遇,总也了结了前世的夙缘。但我如何能忘了她呢?我能忘了自己,也不会忘记小芸的。”林宸心中想道。

  小芸此时在林宸肩上呢喃道:“抱抱我吧!林宸。”

  林宸将小芸揽入他那宽大、厚实的怀中,用脸贴了贴小芸有点发烫的脸,然后吻了吻小芸散着幽香的发,双手搂着小芸的腰,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涌到心里。他感觉到怀中的小芸有点发颤。于是轻轻的问道:“冷了吗?小芸。”此时的小芸,真是粉面桃花直堪怜。小芸抬起头,情深意浓的看了林宸一眼,但马上又伏到林宸的肩上,说“你真傻,什么都不懂。”边说边在林宸的胸膛上打了几拳。

  自古是佳节易逝,韶华难留。两人正情深意浓之间,“咚咚”的响起了敲门声。只听门外的服务生道:“先生,我们要打烊了。”

  林宸一看表,已两点多了。他紧紧的抱了一下怀中的小芸,吻了一下她的发,说:“小芸,我会永远记住今天。永远记住我们这段感情。也会永远记住你的泪。”

  .....

  林宸要走了,单位送他的人和战友和他一一握手道别。虽说他不想让小芸送他,但从心里讲,他此时多么希望能见一眼他心中的小芸。他伸了伸头,远处除了匆匆的送别人群和来来往往的汽车,根本没有小芸的影子。他在站台上和送他的人群一一握手告别,扭头上了火车。火车要走了铃声终于响了,林宸打开车窗,和站台上的送行人群挥手告别。火车缓缓驶出车站。突然,他发现了在月台上和送行人群有二十几米远的小芸。她一袭黑风衣,一人孤独的站在那儿,定定的看着正缓缓而行的火车,神情是那么的凄婉。此时,带着凉意的晚霞静静的撒向大地,一切都变成的金黄色。笼罩在金色黄昏中的小芸,越发清秀脱尘。林宸心里此时是一阵阵的疼。在这个地方这么多年,他一直把小芸当做妻子的存在。但是,他们相识的不对,也许这就是小芸办公室妻子的悲哀。他很想喊小芸,但他控制住了自己。他只觉眼睛越来越模糊,只是将手伸出窗外,使劲的挥舞着。他看到了,远处渐渐模糊的小芸,低着头,用手来回的擦着眼泪。林宸心里也在流泪。随着列车的远去,渐渐的小芸的影子消失在林宸的视野里,但却永久的刻在了他的心里。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娱乐健康网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娱乐健康网
http://www.ylmzsp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