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爱你那么疼精选章节:第10章 她好想见见他

时间:2017-12-05 17:32:33来源:http://www.ylmzsp.com.cn/作者:娱乐健康网

  苏若云严以白小说《原来爱你那么疼》,提供严以白苏若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:苏若云捏住支票,头而已不回的离开包厢。一直到走出包厢的门,她的眼泪才终于落下来,打在支票上。她当然知道,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,到底有多贱。

29187

  第10章 她好想见见他

  但或许是老天都在惩罚她撒谎,她和严以白分手后不过一年,妈妈也得了肾病。

  和她的绝症不同,妈妈的病是有的治的,只要有钱。

  所以她才疯了一样的挣钱,就是想要救活妈妈。

  她曾经以为,她所剩无几的生命唯一的意义,就是救活妈妈,但没想到,她竟然又遇见了他。

  曾经的穷小子变成了严家大少,而她,却从一个美丽鲜活的少女,变成了一个濒死之人。

  看来他们两个人,这辈子注定是要错过。

  可此时……在她生命最后的这一刻,她却真的好像见见他……

  虽然理智不断告诉她,不要见严以白,可情感上她还是忍不住打了这个电话。

  或许是最后一面了。

  老天爷,就让我任性一次,死前看看他好么。

  这样,或许我死的时候,脑海里还能有他的模样和味道……

  犹豫再三,苏若云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,几声绵长的嘟嘟,电话被接通。

  “喂。”严以白不耐的声音很快从手机里响起。

  “是我。”苏若云轻声开口,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,“严以白,你今天有空么,我想见你一面。”

 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片刻,但很快,严以白冰冷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——

  “见我?凭什么。”

  严以白的声音是这样的冰冷,宛若冰刀一样刮在苏若云的心上。

  她忍住想哭的冲动,继续好声好气的乞求:“因为我想见见你……严以白,就这一次,让我见见你好么?算我求你了……”

  无论是在一起的时候,还是分手后,她都没有求过严以白,这是她第一次求他。

  这样的低三下四,这样的卑微。

  只因为她想在死前,见他一面。

  她是这样努力的放低了姿态,可回答她的,却是手机里严以白更加冰冷的声音——

  “苏若云,可我不想见你。”

  可我不想见你。

  简单的六个字,但每个字都透出浓浓的嫌恶,在刹那间将苏若云的心绞成粉碎。

  她身子微微一颤,手里的手机都差点滑落。

  不想见她啊。

  严以白,还真是诚实呢……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尽管捏着手机的指尖都在颤抖,但苏若云还是强迫自己故作平静的开口,“那是我打扰你了,抱歉,你多多保重吧。”

  简单的一句话,却宛若抽干了她浑身的力气,一说完,苏若云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终归……

  她还是没有见到他。

  但是,或许这样也好吧。

  他们两个人……早就已经注定了错过不是么?

  苏若云忍住心里滴血一般的感觉,转头看向隔壁病床的母亲,伸出手,捉住妈妈的手。

  妈妈还在昏迷中,可她还是轻声开口:“妈妈……你放心,我一定会救活你的……”

  说完,她抬头看向欧阳肃,坚定的开口:“欧阳医生,开始手术吧。”

  欧阳肃心疼的看着病床上的女孩,点点头,示意旁边的麻醉师给她麻醉。

  随着麻醉剂缓缓推入苏若云体内,她感到自己的意识一点点模糊起来。

  昏迷前的最后一刻,她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样无菌袋里的手机。

  手机屏幕一片漆黑,没有任何的短信和电话。

  她不由无奈的扯起嘴角。

  看来,严以白还真是一点都不关心她的死活呢……

  不过……

  这样也好,等哪一天,他如果不小心知道她死了的消息,应该也不会难过吧?

  这样,真挺好的呢……

  只要他幸福,就好……

  苏若云缓缓闭上眼,意识彻底散开……但或许是老天都在惩罚她撒谎,她和严以白分手后不过一年,妈妈也得了肾病。

  和她的绝症不同,妈妈的病是有的治的,只要有钱。

  所以她才疯了一样的挣钱,就是想要救活妈妈。

  她曾经以为,她所剩无几的生命唯一的意义,就是救活妈妈,但没想到,她竟然又遇见了他。

  曾经的穷小子变成了严家大少,而她,却从一个美丽鲜活的少女,变成了一个濒死之人。

  看来他们两个人,这辈子注定是要错过。

  可此时……在她生命最后的这一刻,她却真的好像见见他……

  虽然理智不断告诉她,不要见严以白,可情感上她还是忍不住打了这个电话。

  或许是最后一面了。

  老天爷,就让我任性一次,死前看看他好么。

  这样,或许我死的时候,脑海里还能有他的模样和味道……

  犹豫再三,苏若云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,几声绵长的嘟嘟,电话被接通。

  “喂。”严以白不耐的声音很快从手机里响起。

  “是我。”苏若云轻声开口,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,“严以白,你今天有空么,我想见你一面。”

 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片刻,但很快,严以白冰冷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——

  “见我?凭什么。”

  严以白的声音是这样的冰冷,宛若冰刀一样刮在苏若云的心上。

  她忍住想哭的冲动,继续好声好气的乞求:“因为我想见见你……严以白,就这一次,让我见见你好么?算我求你了……”

  无论是在一起的时候,还是分手后,她都没有求过严以白,这是她第一次求他。

  这样的低三下四,这样的卑微。

  只因为她想在死前,见他一面。

  她是这样努力的放低了姿态,可回答她的,却是手机里严以白更加冰冷的声音——

  “苏若云,可我不想见你。”

  可我不想见你。

  简单的六个字,但每个字都透出浓浓的嫌恶,在刹那间将苏若云的心绞成粉碎。

  她身子微微一颤,手里的手机都差点滑落。

  不想见她啊。

  严以白,还真是诚实呢……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尽管捏着手机的指尖都在颤抖,但苏若云还是强迫自己故作平静的开口,“那是我打扰你了,抱歉,你多多保重吧。”

  简单的一句话,却宛若抽干了她浑身的力气,一说完,苏若云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终归……

  她还是没有见到他。

  但是,或许这样也好吧。

  他们两个人……早就已经注定了错过不是么?

  苏若云忍住心里滴血一般的感觉,转头看向隔壁病床的母亲,伸出手,捉住妈妈的手。

  妈妈还在昏迷中,可她还是轻声开口:“妈妈……你放心,我一定会救活你的……”

  说完,她抬头看向欧阳肃,坚定的开口:“欧阳医生,开始手术吧。”

  欧阳肃心疼的看着病床上的女孩,点点头,示意旁边的麻醉师给她麻醉。

  随着麻醉剂缓缓推入苏若云体内,她感到自己的意识一点点模糊起来。

  昏迷前的最后一刻,她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样无菌袋里的手机。

  手机屏幕一片漆黑,没有任何的短信和电话。

  她不由无奈的扯起嘴角。

  看来,严以白还真是一点都不关心她的死活呢……

  不过……

  这样也好,等哪一天,他如果不小心知道她死了的消息,应该也不会难过吧?

  这样,真挺好的呢……

  只要他幸福,就好……

  苏若云缓缓闭上眼,意识彻底散开……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娱乐健康网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娱乐健康网
http://www.ylmzsp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